燕窝风波中的辛巴商业版广州建直播基地家族涉多个行业

儿童 查看评论

“糖水燕窝”风波仍在持续发酵,头部主播辛巴(原名辛有志),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信任危机,也让大众将视野投向他背后的生意。

燕窝风波中的辛巴商业版广州建直播基地家族涉多个行业

南都记者梳理发现,辛巴以“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式的江湖义气,与家人和徒弟建构起庞大的商业版图。为他带来巨大流量和收益的同时,也伴随着不小的争议。年初,他与其“发家”的短视频平台快手上的一场封禁风波,也撕开了以辛巴为代表的头部家族与快手平台间的博弈。

今年9月中旬,搭上网红经济的快车,辛巴开始涉足资本化运作。主营业务与直播无关的国内儿童用品行业品牌运营商起步股份(603557)曾与辛巴有过短暂的“蜜月期”,在起步股份发布合作消息之后,连续五个交易日涨停。不过,受“糖水燕窝”风波影响,起步股份12月10日开盘15分钟即大幅下跌至跌停至9.14元,全天没有开板。目前起步股价与辛巴刚刚入股时相比,几近腰斩。

燕窝风波

久未露面的职业打假人王海,这一次把目标放在了头部带货主播辛巴身上。

10月25日,头部主播辛巴旗下主播“时大漂亮”的直播间内售卖融昱公司的“茗挚”碗装风味即食燕窝产品,直播间内价格为258元15碗,平均一碗17.2元。11月初,陆续有几位视频博主在短视频平台发布开箱视频,称到货后的产品全是糖水,并没有看到燕窝。

随后,辛巴在直播间中开箱回应此事,他打开两盒全新的燕窝产品,现场使用滤网在空瓶子内过滤,其称滤网上留下的晶体是燕窝,瓶子中的则是冰糖水。

11月6日,辛巴背后的团队辛选官方微博发布律师声明称,会对部分网络用户对原视频进行剪辑和修改后发布诋毁评论的侵权行为委托律师调查取证,采取法律措施,追究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

11月14日,自称“市场清道夫”的打假人王海就此提出三点质疑称,辛巴所指的燕窝是风味饮料不是燕窝;辛巴提到的这款风味饮料属于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消费者可要求退一赔十;若进价4.2元,忽悠消费者说赔钱卖、贴钱卖,则属于欺诈。11月19日,他再次出示了一份检测报告,该产品唾液酸的检测结果是0.014g/100g,王海称“该糖水不含蛋白质和氨基酸,检测结果唾液酸含量高达万分之一点四”,并表示成本“每百克(一碗),连带包材,内容物,加工费,工业成本不超过1块钱”。

11月27日,辛巴终于松了口。他在微博发布落款为广州和翊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道歉信,并称涉事“茗挚”燕窝产品在直播间推广销售时,“确实存在夸大宣传,燕窝成分不足每碗2克”。声明提到的赔偿方案显示,辛选直播间售出的全部“茗挚”品牌燕窝产品,将全部召回,并承担退一赔三责任,共需先退赔61983040元。

前述广州和翊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正是网店“辛有志专属店”的经营方,登记机关为广州市白云区市场监督管理局。12月10日15时许,该局相关负责人告诉南都记者,正在调查“糖水燕窝”事件。同时他也特别强调,从程序上说,“立案调查”的说法并不准确。关于后续进展,他表示稍后会有统一的回应。

12月10日,辛巴方面一位负责人回应南都记者,此前承诺的“退一赔三”正在进行中,“已经赔付超过一半了,还有用户在陆续联系我们,客服在处理。”她还表示,此次风波后,辛巴及其背后团队正对整个供应链管理体系、品控体系、客服系统整改完善当中,“(具体)包括流程的优化,机制的设置和人员的调整。”

家族生意

不同于其他主播,辛巴将“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江湖习俗带入了现代商业体系,把家人和徒弟紧紧地捆绑在一起。

辛巴快手主页。

南都记者查询工商信息发现,辛巴通过其父辛库、表妹计梦瑶等人的控股,家庭成员至少拥有广州辛选供应链有限公司、广州辛选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广东志翼科技有限公司、杭州辛橙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等13家公司,涉及日化、投资等行业。主要活跃在公众视线内的两家分别是广州和祥贸易有限责任公司和广州辛选投资有限公司。

本次为“糖水燕窝”风波道歉的广州和翊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大股东为其表妹计梦瑶。计梦瑶名下还有广东辛选控股有限公司、哈尔滨辛选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广州辛选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等11家公司,其中6家都是今年成立的。

此外,辛巴的妻子初瑞雪作为微商品牌CBB的创始人,实际控制13家公司。

2019年,辛巴818家族的GMV(成交金额)高达133亿元。今年以来,辛巴家族也依旧展现了强大的带货能力,一份8月份快手主播带货销量排名显示,前四名都是辛巴和他的徒弟:第一名辛巴,第二名蛋蛋,第三名时大漂亮,第四名猫妹妹。

对于辛巴的发家史,粉丝们如数家珍:1990年,他出生于一个普通的黑龙江农民家庭。初中辍学后曾前往日本留学,19岁在日本开了第一家公司,主要业务为经销纸尿裤,而后遭举报被判雇佣违法,被拘63天。其后他回国发展,注意到当时才刚出现的快手平台,并逐步成为头部带货主播。

在对外定位上,辛巴一直随时强调自己是“农民的儿子”,称呼粉丝是“家人”。快手上,他介绍自己是“出于农民,馈于百姓,农民的儿子,百姓主播”。

当旗下的主播开始动摇到这个定位时,他在直播间上演了训斥徒弟的一幕。10月26日,辛巴的女徒弟,设计师出身的安九在直播中嘲讽看不懂她设计风格的粉丝都是“城乡结合部”。

面对这种行为,辛巴在直播间进行了严厉的训斥,镜头中,他强势拉着安九,恳请粉丝原谅安九的“无心之失”,“我见到老百姓永远都是鞠躬致敬,不管在任何场合,你传承不了我的理念,你不要毁了我的理念……我没有一天不鞠躬,我曾经的身价和现在的身价,现在的一切都是直播间给的……”

类似“严师”表现反复出现在直播间。今年双十一,辛巴将徒弟们叫到身后站成一排,随后训斥道,“他们每一个人烧流量都不低于几千万,公司20天为他们花出去三个亿。刷礼物的钱加起来也有两三亿,但是我没有看到他们的成长。”

封禁与复播

年初辛巴在快手的一场封禁风波,也撕开了以辛巴为代表的头部家族与快手平台间的博弈。

辛巴婚礼。

今年4月,辛巴与快手另一头部主播“散打哥”对撕,随后两人被平台“关进小黑屋”。被禁的第三天,辛巴就发视频隔空喊话快手:“我希望你们把眼睛擦亮一点,我辛有志在大部分类目中,可以调动整个国内的资源,请运用好我身上的本事和资源。”

退居幕后51天后,辛巴在6月14日回归带货直播,实现10个亿的目标:1小时3分带货破3亿,2小时4分带货破5亿,5小时9分带货破10亿,整场直播一共进行了7个多小时,带货50多件产品,销售额最终超12.5亿,其中3个商品单链接过亿。

这场复播开始半小时后,他在直播间得意地表示,“10个亿好轻松啊,我这就要下播了?”

头部主播过于庞大,对于平台来说或许存在较高的风险。散打哥、二驴、牌牌琦等家族中弥漫江湖气,主播之间的PK甚至可以带来身后庞大的普通用户群体的对抗,给平台监管带来不少压力。

快手开展了一系列运营动作。2018年7月,快手推出了MCN合作计划。去年12月,快手鼓励公会签约,开始大范围扶持商家号,引入明星,主持人等“外部力量”。今年4月以来,来到快手直播间带货的就有董明珠、丁磊、梁建章等企业家。

8月26日,辛巴在一场专访中表示:“我可能不会在快手发展太长时间,可能一两年就不做了,但是会把公司留在这。”

今年以来,辛巴在多个公开场合明确提出,供应链是他相较于其它主播的核心竞争力。他也逐渐把自己的身份从主播转变为背后管理人员。

南都记者注意到,今年8月18日,以“万象更辛”为主题的辛选直播基地开幕仪式在广州白云区黄石街举行。据白云区方面介绍,该基地是辛选落成的首家直播基地,建筑面积1.2万平方米,将汇聚各行业的知名主播、入驻上万家行业品牌,撬动千亿级别的GMV。

“辛选直播基地将开放辛选供应链资源与行业共享,集中解决主播选品难、议价难、成长难等难题,主播可以学习进阶。对不同级别的主播,将分别提供入门级别、品牌级别、爆款级别、定制级别的产品。”辛有志在开幕仪式上提到。

股价腰斩

随着网红概念股的飞涨,辛巴也快步入场。

9月16日,童鞋企业起步股份(603557)公告,公司控股股东香港起步拟以9.162元/股价格,分别向广州辛选投资有限公司、张晓双各转让公司5%的股份,交易总价4.32亿元——辛选投资的大股东正是辛有志,其持股占比高达95%。

起步股份在发布上述消息之后,连续五个交易日涨停。股价从16日收盘价10.5元/股涨至23日的16.92元/股,总市值从49.56亿元猛增至79.86亿元。

而游戏公司盛讯达(300518)和辛巴团队的合作源于2020年9月15日,盛讯达与广东辛选控股有限公司协商一致并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由盛讯达向辛选控股转让子公司盛讯云商49%股权,转让对价为1元。

同时,辛有志团队入职盛讯云商,并通过盛讯云商开展直播电商相关业务。盛讯达在股权激励计划中宣布,拟授予包括辛有志在内的12人限制性股票840.06万股,占盛讯达总股本的9%,授予价格为每股17.53元。

南都记者查询盛讯达公告发现,相关激励对象除辛有志外,还包括辛有志的配偶初瑞雪,辛有志的父亲辛库,辛有志的表妹计梦瑶,辛有志表妹(计梦瑶)的配偶刘鹏等人。

随后,起步股份和盛讯云商均和辛有志公司旗下主播在直播电商上展开合作。11月2日,起步股份旗下童装品牌ABCKIDS联合辛选主播蛋蛋在直播间进行专场售卖。据辛选方面披露的战报显示,该场直播中ABCKIDS产品销售额超过1.2亿元。

10月19日与10月24日,辛巴旗下主播猫妹妹的直播间两次开播,盛讯云商所提供的休闲零食商品销售数据超过了一亿元,奶酪棒、山楂糕等爆款品类单场销售均超过50万单。

“糖水燕窝”风波愈演愈烈,资本市场也给出了强烈反应。起步股份近期屡次遭到重要股东减持。12月9日晚,起步股份公告,富浙健步减持278.25万股,不再是持股5%以上股东。此前,股东邦奥减持了739.75万股,套现约8020.22万元。目前起步股价与辛巴刚刚入股时相比,几近腰斩。

采写:南都记者诸未静实习生曾玥

喜欢 ( ) or 分享 ( 0 )
'); })();